沙特王储上台一年:维密开进首都 新生活成本不低

2018年06月25日 06:04:43 来源:中国新闻

  原标题:王储上台一年,沙特艰难求变:维密开进首都,新生活成本不低

  澎湃新闻记者 李怡清 实习生 喻晓璇

  这是上任将满一年的年轻沙特王储最近一次亮相国际场合,也是其经历“遇刺疑云”后首次出访。

  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措施,为穆罕默德带来了“改革者”的形象和美誉,也同时引来诸多质疑。如今,一年时间已过,这位新晋王储到底向沙特民众交出了一份怎样的答卷?

4月19日,沙特首家商业影院开业,部分女性有机会观影。

  

  对于王储引领下的一系列改革,来自圣城麦加的沙特青年侯赛因最感兴奋的是电影院的重新开放。

  今年4月,沙特首家商业影院在利雅得开业。时隔35年,这个不断释放出开放讯息的王国公映的第一部电影是漫威出品的科幻片《黑豹》。

  “以前没有合法渠道观看电影,我们都是下载后在网上看。”侯赛因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不少居住在达曼(沙特东部靠近巴林岛的城市)的人还会到巴林的影院去观看新片,因为只要不到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与侯赛因一样,占据沙特人口三分之二的30岁以下年轻人成为王储一系列开放措施的支持者。

  这些伴随着互联网与社交媒体成长起的新兴一代惊喜地看到,这个以宗教保守主义著称的王国正在向王储描画的“温和伊斯兰”迈步。其中,最受瞩目的当属女性的解放。

  去年起,装潢时尚的女性内衣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的大型门店陆续在利雅得、吉达等地开业;今年4月,身着前卫服饰的西方模特出现在了首次举办的利雅得时装周;6月24日,全球仅有的女性驾车禁令将在沙特被正式废除。在刚刚过去的开斋节期间,来自黎巴嫩和埃及的两名女歌手还在沙特举办了女性专场音乐会。

沙特女性在逛内衣店。

  蒙在黑纱下的神秘王国正一步步打开大门,朝气蓬勃的色彩正逐渐显现。

  对此,侯赛因的姐姐艾梅尔满怀希望,她受惠于沙特公派留学生项目,刚刚在美国取得数学专业硕士文凭并打算返回沙特就业。而9个月后,23岁的实习律师侯赛因也将踏上远赴美国的深造之路。

  “沙特会把各专业的优秀学生公派到他们想要去的地方,之后他们带着学到的开放思想回到沙特,这类项目并没有性别的限制。”侯赛因说。

  与沙特的社会改革同步进行的,还有更为紧迫的经济转型。王储领导下的“2030愿景”核心,是让“石油王国”摆脱对油气资源的依赖。为此,穆罕默德于去年10月宣布了一项雄心勃勃、价值5000亿美元的“NEOM新城”蓝图,计划在这个自由经济区内发展商业、金融业和高科技产业。次月,他又宣布将放开旅游签证政策,以此促进沙特旅游业的发展。

  此外,为了迅速获得资本,沙特政府还通过私有化重整国有部门,拟在2020年实现27.5亿里亚尔(约合47.22亿元人民币)的私有化财政收入,并将政府补贴额度降至零。其中最为重要的私有化举措,就是估值2万亿美元的沙特阿美石油IPO。

沙特女性驾车的禁令将在24日解除,一些女性已提前开始试驾。

  

  一系列的经济改革与社会开放政策,为年轻的王位继承人重塑着自身和沙特在国际社会的形象。据《纽约时报》披露,过去一年间,沙特政府在华盛顿全球政策制定者中花费了数百万美元公关费,来宣传这些符合西方口味的新变化。

  这样的“公关”效果显而易见,随性的特朗普直言不讳对这位年轻王储的喜爱:“你能成为王位继承者,是令尊萨勒曼国王所做的明智选择。”

  去年11月的大规模“反腐风暴”向世人展现了王储雷厉风行的执政手腕,穆罕默德更是成为沙特数十年来首位将国防、反恐和国民卫队三权紧握的王子。

  同时期,通过潜移默化的政府机构改革和人事任免,王储身边同样年轻的门客们也已日渐被推上诸多军政部门要职。

  这支由远离继承顺位的王室边缘成员、温和的宗教人士、年轻的商界继承人和杰出平民组成的班底正努力在沙特各领域贯彻王储的理念、稳固王储的统治。

  而在外交上,沙特持续攻打也门、围堵卡塔尔、拉拢阿联酋组建海湾“小团体”、联合美国构筑反伊朗同盟,更显示出王储想要主导地区事务的野心。

默罕默德(右一)身着西装与脸书CEO扎克伯格(前左)交谈。

  

  然而,当大步改革与揽权同步进行时,前所未有的风险与挑战也随之而来。

  首先要面对的,是王室内部的暗潮汹涌。

  4月底,伴随着沙特王宫的疑似枪响,沙特王储一反常态地销声匿迹,引发外界对其遇刺的猜测。28天后,穆罕默德再次现身聚光灯下,却仍未解除外界对其神秘动向和王室内部斗争的种种猜测。随后不久,在德国寻求政治避难的王室旁支成员卡勒德通过媒体公开喊话要求萨勒曼父子放权下台。

  而在去年11月,11名王室成员还曾在利雅得省政府前公开示威,要求将停止为王室成员支付水电费的指令取消。

  除了兄弟阋墙,一系列改革还挑战着沙特政府赖以执政的“福利换稳定”模式。一些国有企业福利的削减不仅未能刺激企业提高效率,反倒促使其大规模裁员,与“2030愿景”中降低失业率的承诺背道而驰。而提高油价、削减教育、医疗领域补贴等措施,也都会对王室的支持率构成挑战。

  “(沙特)现在生活更舒适了,更像是迪拜式的生活,很开放,但只有一小部分人可以享受到这种生活。重点在于钱,只要你有足够的钱,你就能够享受。”34岁的迈斯欧德是在沙特土生土长的巴勒斯坦人,他向澎湃新闻强调,生活方式的转变,同样意味着生活成本的上升。

  2011年起,沙特政府开始推行劳动力“沙特化”政策,像迈斯欧德这样生活在沙特的外国人的生活遭到了不小冲击。近几年来,无法承受高额税金的外籍劳工纷纷离开沙特,利雅得街头处处可见等待出租的店面,一些企业也因为外籍劳工出走而倒闭。

  “但沙特本地人还是有所获益的,虽然并不足够。”迈斯欧德补充道。

  过去,高昂的油价为沙特带来了富庶,但随着石油收入的日趋紧缩,如何在“共患难”的改革过程中平衡各方势力,成为这个王国继承人最为关切的现实问题。

  由此,人们看到沙特出现了“走两步退一步”的现象:上月初,10余名多年推动女性开车的女权活动人士被批捕;两天前,沙特娱乐总局局长遭解职,人们广泛认为其主因是在一场演出中出现了身着紧身衣的女性表演者。

  但在侯赛因看来,微小的改变也是进步。

  “以前任何不是伊斯兰瓦哈比派的思想都会受到抨击,但现在人们探讨的话题更广泛了,社会上已经开始接受各种思想、教派甚至宗教。”侯赛因谈道,“我相信,像是开演唱会、开电影院这样的事,如果不是政府做出这些决定,那一定会有人反对,但现在政府做出了官方的许可,那么这就是自然的事情了,人们会逐渐接受的。”

  “我很乐观,我相信我的国家未来会更美好。”

张义凌

责编:
  • ?985161.html
  • /340743.html
  • ?kplsr.html
  • /4v9qa.html
  • /679926/bjs4x.html
  • /e6cku/97687.html
  • ?6bzcd/027208.html
  • ?935869/ovegc.html